回祂的玫瑰花園主頁
 
 
 
..

小小姑娘. 小白兔
一、
祈求天主 祈求耶穌
祈求聖神保佑我
祈求天主 祈求耶穌
祈求聖神保佑你
§ 保佑/照顧/垂憐
二、
高聲歡唱 高聲讚美
我主全能又全知
高聲歡唱 高聲讚美
我主全善又真美
三、
我愛天主 我愛天主
因為天主很愛我
我愛天主 我愛天主
因為天主很愛我
§ 天主/耶穌/聖神

  一比ㄚㄚ
一、
讚美天主 讚美讚美主 
讚美天主 讚美讚美主
讚美天主 讚美讚美天主
讚美讚美天主 我要讚美主 
§祈求天主/感謝天主
二、
天主垂憐 天主垂∼憐
天主垂憐 天主垂∼憐
天主垂憐 天主天主垂憐
天主天主垂憐 求天主垂憐
§天主救我/天主愛我

 

 

王老先生有塊地
天主降來救世人呀 
咿呀咿呀唷
童貞聖母育真主呀
咿呀咿呀唷
(忘了!請小朋友幫忙填補完整,謝了!)

螢火蟲
一、
大家都愛祂
小小耶穌真善良
真可愛 真可愛
祂會來到我們家
二、
我愛小耶穌
祂是我的好朋友
我愛祂 我愛祂
我們都是好朋友

春神來了
耶穌來了怎知道
化身殘弱報到
殘弱老病是記號
主愛稱他小兄弟
愛主就要伸出手
快來把他擁抱

小蜜蜂
小耶穌 小耶穌
我要和禰合為一
禰有我 我有禰 我們同做功
同心協力讀好書
將來長大能力多
小耶穌 小耶穌
禰我好朋友

兩隻老虎
感謝天主 感謝天主
感謝主 感謝主
感謝天主照顧 
感謝天主保佑
感謝主 感謝主
§感謝/讚美
§照顧.保佑/全知.全能

 

哥哥爸爸 
一、
小小耶穌真可愛
光耀照大家
賜我好家庭 給我保平安
哈囉 哈囉 小小耶穌
求彌做我好朋友
陪我做好事
教我做好人
二、
小小朋友真稀奇
天主賜生命
要我肖似伊 耶穌為榜樣
哈囉 哈囉 小小朋友
都是天主的寶貝
耶穌陪伴你
天主保佑你
三、
我愛天主 我愛祂
天主來我家
天主我愛祂 天主笑哈哈
天主 天主 我真愛祂
求彌照顧我全家 
陪我唸唸經
教我畫畫圖
四、
我們都是小朋友
天主照顧我
他來我們家 給我好家庭
來吧 來吧 小小朋友
你來跟我聽道理
教你做好事
給你好家庭

 

當我們同在一起
當我們要求平安 
祈求主 祈求主
當我們要求平安
祈求主 主給我平安
我有平安感謝主
我有平安讚美主
當我們要求平安 祈求主
主給我平安
§平安/喜樂

 

三輪車
祈求主 要趕快
時間有限不等人
祈求主 趕快來
我們需要禰的愛

我愛鄉村
我愛耶穌 耶穌真正好
聖母養育祂 三十去傳道
徒兒一十二 信友滿天下
我愛耶穌 耶穌是真主

 

小星星
天主 天主 求求禰
我們現在需要禰
身心平安求賜與
智慧能力也給予
我們全心依靠禰
求禰將我抱懷裡

蝴蝶.
耶穌 耶穌生在我人間
馬槽是床舖 木匠是父親
禰愛世人 世人也愛禰
禰降為人為救世人

不倒翁
小耶穌 是聖神
吃盡世苦就為救世人
小耶穌 並不呆
相信天主鋪了所有路

 

回目錄


可以唱一比丫丫祈禱 喔 !

.

一比丫丫是所有青少年活動時愛用的輕快調子,
換上祈禱文為詞,即刻為活潑動人的祈禱,
兒歌簡潔有力的曲調,是很好用來輔助短頌祈禱的曲子,
因它原就是耳熟能詳的兒童歌曲, 所以更是教導幼兒祈禱的好方法,
因它是所有人熟悉的歌唱,所以更是帶動不熟悉祈禱者的有效方式,
短頌是民間信仰最愛的祈禱方式,而聖教會許多聖人也愛用,
它的媚力,是熱愛祈禱的人時刻不能忘懷的,它符合耶穌教導:
你們祈禱時,不要嘮嘮叨叨,如同外邦人一樣....
因為你們的父,在你求祂以前,己知道你們需要什麼〔瑪六7-8〕。

坊間傳唱的兒歌很多,我們可以善加運用,我們將其用為祈禱,
不是拿它換世間財,而是祈求天主,謀求天上寶,
能如此快樂祈禱,原曲創作功勞最大,相信若有幸被如此使用者,
其原作者「獲利最多 」,所以,感謝原創作者的同時,也恭喜他,
因為,我們堅信天主對愛祂的人會有賞報。

在此,就為一比丫丫換個詞看看:

四個字短頌,第二句配合曲子加一字:

(速度可自行調整)


例1. 感謝天主 感謝感謝主
感謝天主 感謝感謝主
感謝天主 感謝感謝天主
感謝感謝天主 感謝感謝主

例2. 讚美天主 我要讚美主


例3. 我愛天主 我愛我的主


例4. 祈求天主 祈求祈求主


例5. 天主救我 天主救救我


例6. 天主愛我 天主疼愛我


例7. 天主垂憐 吾主垂憐我


例8. 我愛耶穌 我愛我愛禰


例9. 讚美耶穌 讚美讚美禰


例10. 耶穌愛我 耶穌疼愛我


例11. 耶穌救我 耶穌救救我


例12. 跟隨天主 我要跟隨主

以上一比丫丫換新詞示範:
嘗試面對弱小者時唱:
我愛天主 我愛我的主
我愛耶穌 我愛我愛禰

嘗試面對大自然時唱:
讚美天主 我要讚美主
我愛天主 我愛我的主

試遇到困難時唱:
天主救我或耶穌救我
或祈求天主

嘗試在成功時唱:
讚美耶穌或讚美天主

禱詞是示範,是嘗試,故沒有絕對或必須,如何運用自在你/我的心,心向天主,每首兒歌皆可隨心情而變化和活用。常以簡潔有力的熱心短頌祈禱,會成為習慣,祈禱也成了生活態度,是生命的所有,是喜悅的、是平安的,不停的祈禱會讓自己好像回歸到粘著父母的童年,只是我現在粘貼著的是永遠不會老去,和給我活命的天主、耶穌、我的神。

看看聖方濟以「我的天主,我的萬有」長吁短嘆,滿臉熱淚整夜不停祈禱,忘記身在何處,伯爾納多第二天遂翻閱聖經決定跟隨,是聖人第一個徒弟唷。

短頌是進入寂靜的方法〔隱修良師若望,卡西亞〕。

短頌靜觀是教會一千多年來的靈修寶藏之一,它源於三世紀曠野中的教父,日久漸漸為人所淡忘,梵二後埋設的寶藏才又被發掘且深受重視;靜觀祈禱是一種被動為主的祈禱,祈禱者預備自己的心,讓天主父在基督內藉著聖神,自由的在人心內工作〔王敬弘神父〕

回目錄

熱心短頌頌主恩 善牧兒歌歌堂慶

曾經有一個即將逝去的鄰居,他是老教友 , 在信仰不堅定的家人前,因病重而無法唸完完整的天主經或聖母經,而跟著他們唸其他宗教短而簡的經文,逝世後 , 家人便以非教友方式送走了他,但我認識他 , 他健康時一直有進教堂參與彌撒,領聖體....。

祈禱為教友是生活的態度,祈禱與生活相輔相成,整本聖經中有307處提到祈禱,天主教會內有許多經文,可以幫助我們祈禱,耶穌也親自教我們用天主經做適當的祈禱,但我們的祈禱,耶穌和教會傳統都沒有規定一定要用某種經文。

熱心短頌是以簡短、重覆的禱詞祈禱,可以隨人需要而自行編輯,用唱或用唸也沒有一定方式,可長可短,自由使用簡單的祈禱詞;祈禱不需要特別的環境,只要讚、頌、懺、求、願望、愛情、共融與平靜的心,最重要的是靠信德,原則是心要誠,要確信天主一定會救援,耶穌總是會仁慈的接納我們;我喜歡以兒歌簡單的曲調,填上祈禱詞,和幼兒邊唱邊祈禱,常反覆的用簡短的祈禱詞,也希望大家明白天主像父親一樣親切,只要你記得叫祂,祂一定回答你,祂不會在意你用何種方式向祂請安,你想祂時,就對祂唱歌祈禱祂會更喜歡,我邀請大、小朋友一起來舊調重彈,發揮創造力,在大家都熟悉的兒歌中填新詞,推廣熱心短頌,幫助大家會用簡單禱詞,向愛我們的天父祈禱。

以耳熟能詳的兒歌譜曲為祈禱詞,能更進一步,帶領教內、教外的大、小朋友,讓自己像孩子一樣,將天主的美好唱出來,讚美天主、光榮天主,使歡唱主榮的兒歌如原曲廣而久的廣為散播,必會更愉悅主心 。

這裡有善牧堂許多小朋友填的詞,協助推廣短頌祈禱,祈望原就提供小朋友快樂的原作者們共襄盛舉,常年以來因您們的熱忱,在小朋友傅唱這些膾炙人口兒歌時,得到很多快樂,現在又因小朋友新填的祈禱詞,幫助大家祈禱,您們更加功德無量。

今天邀請在場的主內兄弟姊妹也共襄盛舉,補我資料之不足,今天的祈禱,就是大家新歌發表的時間,禱詞要和曲子一樣簡單易學,要以天父為中心,光榮天主為目地的,並能廣泛推廣為終極目標,加油!

 

祈禱的效果:不斷祈禱終於聽到天主所要,而非一直祈禱要天主聽到我...祈禱是為接受什麼而非期待變成什麼∼∼∼存在主義之父祁克果。

回目錄


流浪者的故事

—Carlo Carretto著 童心泯 譯

 有位住在烏拉省一個小村裡的年輕俄國人,三歲時就成了孤兒,七歲時又失掉一隻手臂,他唯一的福氣是—祖父曾教過他閱讀聖經。  

 他年紀輕輕就遭遇到一連串不幸的打擊,不僅屋子被燒,肺病更剝奪了他年輕妻子的性命!他留在那破屋裡,痛心的哭泣著…  

 之後,他覺得再也無法在這個使他受盡折磨、充滿痛苦回憶的地方住下去。  

 他把剩下的東西全部分給窮人,背起僅裝了一些硬麵包和聖經的背包,過著到處為家的流浪生涯。十三年來浪跡蘇聯境內的大街小巷,有時住在收容所裡,有時拜訪修道院和教堂。他經常住在杳無人跡的大草原或田野旁,但內心卻擁有一個極大的願望:如果可能,有一天,他要到耶路撒冷去。  

 在他三十三歲時(與耶穌同年),我們遇見了他,並且聽他現身說法,談談自己的故事:  

※ ※ ※ ※  

 靠著天主的恩寵,使我成為一個「人」,一個基督信徒。在生活中,我是一個罪孽深重的人,我的社會背景是:一個身無分文、居無定所、四海為家的流浪漢,所有財產只有背包裡的幾塊硬麵包,及口袋裡的一本聖經。  

 有一回,就是聖神降臨後第廿四主日,我到一個教堂去,正好趕上唱「晚課」(編者按:西方教堂中,大多有主日下午唱晚課經的習慣),經文選讀自〈聖保祿致得撒洛尼前書〉,文中提到:「不停的祈禱」。  

 這句話留給我很深的印象,並且覺得很怪異。事實上,為了生活,每一個人都常被一些固定的事務所牽絆,怎麼可能「不停的祈禱」?於是,翻開聖經,親手找到了這句話,一字不差:「必須不斷的祈禱」(得前五17),「時時靠著聖神祈禱」(弗六18),「在各地舉起聖潔的手祈禱」(弟前二8)。  

 我不斷的思考,心想:「我該如何找個人來給我解釋一下這句話?」最後決定到各教堂去轉一轉,那兒有許多知名的講道者,也許我能在其中找到一位合適的。  

 於是我啟程了。  

 從那時起,我聽了許多次有關「祈禱」的精闢演講,但是內容都只是介紹祈禱的一般性結構理論,像:什麼是祈禱?為什麼需要祈禱?祈禱的效果是什麼?…等等,卻沒有一人提到如何「不斷的祈禱」?我甚至聽說過有關心靈的祈禱,和持續性的祈禱,但是沒有一個人告訴我該如何達到這種祈禱的境界。所以參加這些演講,並沒使我有所穫益。  

 因此,我不再去聽這類演講了,並且決定去找一位有智慧和經驗的人,來解釋這段玄奧的真理,看看對我的靈修是否有幫助。  

 我找了好久好久,開始懷疑世界上是否真有這種神修生活的指導大師,能給予我一個充滿智慧和親身體驗的指導。  

 我又再次上路,漫無目的的向前走去。  

 我深受找不到解答的挫折感所苦,並且以勤讀聖經來安慰自己。我沿著大路走了五天,一天傍晚,遇見了一位個子小小的老傳教士,他聽了我的敘述後,自我介紹說他是個隱院的苦修士,和其他幾位修士住在一起,他的修院離這裡大約十里路遠,並約我和他一起回去。  

 他說:「我們收容流浪的人。供給他們所需要的,並給他們準備一個歇腳的地方。」  

 我非常想和他一起去,就答說:「我內心平安,並不是靠居住的房舍,而是靠神修上的道理,我也不缺麵包,因為我的背包裡,有足夠的乾麵包。」  

 「那麼,你要找尋的是那一種道理?你想要了解的又是什麼呢?朋友!和我一起回去吧!我們有好幾位十分有經驗的神修師傅(Staretz),他們可以在靈修方面給你一些指引,並且會在天主聖言和教父教訓的光照下,將你引向正確的途徑。」  

 「可是,神父!有一次,我參加晚課時,聽到使徒的訓言:『不斷的祈禱』。至今,差不多已有一年的時間了,我因為不瞭解這句話的意義,就去翻聖經,而我在聖經上,從天主的命令中,發現許多這類的訊息,要我們不僅在日常工作上,而且在各種情況、場所,甚至睡覺時,也必須說:我睡了,但是我的心靈卻醒著。…」  

 「這句話,讓我十分震撼,我無法了解這種事情怎麼會行得通?也不曉得該如何達到這個境界。這股奇特的劇烈渴望和感受,一直在腦海中激勵著我,不論是白天夜裡,始終沒有離開過…。從那時起,我就不眠不休地四處尋找,始終無法肯定自己。」  

 那位神師劃了十字聖號後說:「兄弟!快好好感謝天主!祂以這種無法遏止的吸引力,充塞你的心靈,催迫著你不停的內省和祈禱。你可將它看作是天主的召喚,並把那強烈渴望答覆天主召叫的想法,當作是天主對你的考驗,這樣一來,你一定能找到你的平安!」  

 「天主自己已經使你明白了這一點。這並不歸功於建立在空虛的好奇心、以及屬於俗世的智慧和渴望上,那些並不能使你得到內省祈禱的光照。相反的,這些都得靠著虛心和淨心,以及實際的體驗而來。」  

 「你不必因為沒聽過深刻的、針對祈禱本身的演講而詫異,沒有人會告訴你該如何去達到心靈上不斷祈禱的境界。」  

 「事實上,以『祈禱』為題的演講非常多,並且近來也有許多以此命名的著作,但是作者的論點差不多都是以學術性的推論、和理性的原則為基礎,幾乎沒有人由真正祈禱的行為所得到的實際體驗出發。大部分論述的是祈禱的性質,很少談到它的本質。某甲可能很明確的告訴你:為什麼需要祈禱;某乙可能為你列舉出祈禱的功效和利益,某丙可能會描述出為了好好的祈禱所必須具備的情境和氛圍,如:注意力集中、要有奉獻的心、心靈要純潔、全神貫注…等等。」  

 「但是,祈禱是什麼?一個人該如何學習祈禱…等這些基本問題,卻很少有人會告訴你,因為祈禱所要求的,遠超過他們所有的論題,它所需要的,並不完全是學術上的知識,而是與天主真正親密交往的理解。」  

 「可悲的是,這種膚淺的智慧,使他們以人的標準來論斷天主。許多人甚至在觀念上誤認為只要善用技巧和良好的動作,便能生出祈禱,可是,老實說,祈禱的實質,是一切美德和善行的泉源。」  

 「他們把祈禱的果實和外在的效果,看作是達到祈禱成效的工具,然而這樣卻減少了祈禱的真正效用。這種觀點和聖經上保祿所說的:首先,我勸你們祈禱(弟前二1)完全相反。許許多多的善行,都需要基督信徒努力去做,但祈禱卻凌駕這一切,因為若沒有祈禱,所有的善行就沒有一樣可以完成。」  

 「如果不常祈禱,一個人就無法找到投奔上主的途徑,也無法知曉真理,更不足以控制他那難以駕御的情慾,也無法在心靈深處沐浴到基督光明的啟迪,並且不能與耶穌在救贖的工程上,合而為一。」  

 我們的談論就這樣繼續下去,不知不覺中,竟然來到了那座修院大門,為了不讓這位有智慧的長者、在未滿足我求知慾之前離去,我迅即說:「敬愛的神父!請您繼續教導我有關內心不停祈禱的一切細節,並指引我該怎麼做才能達成,好嗎?我知道您的體驗是十分深刻而真實的。」  

 這位神父答應了,並請我和他一起進到修院裡去。  

 「跟我來!我送你一本由教父們所寫的書,能幫助你更清楚:祈禱是什麼?並在天主的協助下,去學習、實行。」  

 我們進了他的小房間,他說:「這是一種呼叫耶穌聖名的祈禱,是內在的、不停的祈禱,包括一種持續性的、不中止的、以口、以心和理性呼叫耶穌聖名,同時意識到耶穌的臨在,甚至連睡覺時也能意識得到。該怎麼樣去實行呢?可以用這句話來表達:『主耶穌!垂憐我!』(呼叫)。任何人,用慣了這句禱詞之後,都能體驗到極大的安慰,並感覺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反覆誦念。不久之後,就再也不能不唸它了。它的影響寬廣到不用雙唇說出、便聽得見這句話在心內一遍又一遍的複誦著。」  

 「現在你明白什麼是不停的祈禱了吧?」  

 「神父!我完全明白了!」我欣喜若狂的大叫著:「可是,看在天主的份上,請教我如何能使自己達到這個境界。」  

 「有一本書叫做:《愛修:費洛加利亞》(Philokalia),是本論述靈修的書。我們會在這本書中,發現一個人如何學習祈禱,書中含有祈禱的所有細節,並由教父們做了極詳盡的說明來描寫內在的祈禱,這本書非常完美實用,足以作為沉思默想者的最佳指引。」  

 於是,神父打開了那本書,從聖西默盎(Simeon)的篇章中,選出一段來唸:「坐下來!靜靜的、單獨的坐著,把頭低下,閉上眼睛,緩緩的呼吸,把你的思緒整理一下,把心靈掏空。當你呼吸時,隨著『吸』『呼』的動作,同時說:(吸氣)主耶穌,(呼氣)垂憐我!要輕輕地說,或在心裡默念也可以,並試著驅走所有的雜念,而要不停的重複練習這個祈禱。」  

 我專注而驚訝的聽著,盡力把神父說的全記下來。那夜,我們就一直這樣進行著,直到唸早禱為止,一夜未眠。  

 與神父告別時,他祝福了我,並要我再回來看他,練習祈禱。  

 在教堂裡,我感到內心火熱熱的,我願以極大的熱忱,來學習這種在內心不止息的祈禱,並祈求天主幫助我。  

 之後,我便出去找個落腳的地方,因為修院規定,留宿修院客房,不得超過三天。  

 幸而天主幫了大忙,讓我在離修院不到四里處找到一個花園警衛的職務。  

 感謝天主,這真是個寧靜恬適的好地方。從這裡開始,我利用上述的方式,不斷練習,並且更加緊練習心靈的祈禱。此外,又一次次的拜訪我的神師(Staretz)。我有一整個星期,在孤單的小花園裡,努力做好內心的祈禱,並照神師的忠告正確的做。起初,一切進行的似乎十分順利,可是後來,我竟然開始體驗到一股極大的倦怠感、厭惡感、疏懶感,並且渴睡的願望一直像烏雲一樣的襲擊著我。  

 於是,我又滿懷疑雲,回到神師那裡,向他描述我的狀況。  

 他很親切地接待了我,並且說:「老弟!你所體驗到的,正是邪惡勢力在你身體上發動的考驗,因為牠們最畏懼的,莫過於心靈的祈禱!撒旦想為難你,牠要使你厭惡祈禱,你的謙德仍需受考驗,因為它太輕易地達到了高貴的境界。」  

 「這裡有一些念珠,你可以開始每天唸它三千遍,不論你或站或坐、躺著或走著,總要不停的重複唸:主耶穌!垂憐我!輕輕地唸,不要急,這麼一來,你的心靈會達到一種不受干擾的境界。」  

 我很愉快的記下神師所說的,便回到小屋去了。我滿懷著興奮和信心,開始照神師所規定的去練習。起初一兩天,有些不容易,然後就越來越自在了,而且當我一停下不唸時,馬上又覺得怪怪的,需要立即重新開始再唸它。後來,它在我內輕輕鬆鬆的、緩緩柔柔的流溢,再也沒有開始那幾天緊繃的情形了。  

 我把這情形告訴神師,他要我今後每天唸六千遍,還說:「不要急!盡量忠實的照我說的去做,天主一定會特別厚待你的!」  

 我一整個星期,隱居在小屋裡,每天朗誦六千遍,並且什麼也不擔憂,更不必和我的思想交戰,我只想盡量正確的照神師的指示去做。  

 結果呢?  

 祈禱成了再自然不過的習慣,因而每當我稍停片刻時,就感到空空蕩蕩的,好像失落了什麼似的,但是只要一開始唸,立刻就又開朗、快活起來了。  

 我要一直在這裡流連,一點都不想去見其他人,並且感到非常的快樂!  

 我再次回到神師那裡,向他形容內心深處滿盈的喜悅之情,他聽了之後,對我說:「現在你已經養成了祈禱的習慣,該盡力去維護它,時時加強它,絕不要浪費時間,要喜愛獨處,要早起,並下定決心要與天主合而為一。」  

 有天一大早,我像往常一樣,醒來,開始唸早禱,這時我的舌頭卻好像打了結,但因為我十分渴望重複唸耶穌的祈禱,終於克服了這個難題,於是立刻又快活起來,我的嘴唇又靈活了。  

 這一整天,在高昂的心情下渡過,我似乎抽離了其他一切的瑣事,而且感到自己似乎身處另一個天地。於是我到神師那裡,並把這一切細節告訴他,說完後,神師說:「天主給了你祈禱的渴望,使你不用費多少力就能達到要求。」  

 「當上主要向一個人揭開祈禱的秘密,並淨化他的情感時,這人所能體驗到的完美,是多麼的高妙!喜悅是多麼的浩瀚!那真是一個難以形容的境界,並且那種情味,就如預嚐了天堂的喜悅一樣。這也就是那些用愛、用淨化的心靈去尋找天主的人所得到的厚禮!  

 現在你可以照你所希望的去祈禱了,去呼求耶穌聖名,而不要再計較,要謙虛的順從天主的意願,信賴祂的幫助,祂必永不捨棄你,並在生命的旅途中引領你!」  

 從那時起,我真的好喜樂!我的祈禱,充滿了愉悅,於是我走進教堂,內心充滿愛耶穌的熊熊熱火!  

 我那棟孤立的小屋,在我眼中簡直就像一座華麗的宮殿,我真不知該如何感謝天主,竟賜給我這可憐的罪人那麼傑出的神師。  

 但,很不幸的是:我再也無法從神師那裡得到更多的指導了,因為我最敬愛的神師,今年夏末逝世了。我痛哭他的離去,深深感念他的教誨,並求他把常用的念珠留給我,作為他對我無限的祝福。  

 於是,我再度陷入了孤獨…。  

 夏天結束了,園丁的工作也到期了,園主給了我兩個銀幣,我在背包裡裝滿旅途中需要的麵包,再次開始過我的流浪生涯。  

 但是我已不再像先前那樣空虛,藉著「耶穌的祈禱」,我的旅途充滿喜悅,每到一處,都會碰到善心人,似乎每個人都那麼關心我、愛護我。  

 所以現在我又上路了,繼續念著「耶穌的祈禱」,這祈禱在我眼中,是最最珍貴的。通常我一天可以走七十里路,我不知道將往何處去…。當寒風刺骨時,我就更專心的唸禱文,於是,立刻就感到溫暖多了。  

 如果我飢腸轆轆,就更加緊唸著耶穌的聖名,而忘掉了飢餓。  

 每當我生病,或腰酸背痛、手腿無力時,就加倍集中心神祈禱,於是痛苦就過去了。  

 如果別人惹火了我,我就不去想它,只想著甘甜的「耶穌的祈禱」,於是憤懣和怨懟之情立刻消失無蹤,我似乎成了一個與眾不同的人了。  

 我不再為任何事焦慮,也不再受任何事物的操控,我唯一的願望,就是保持孤獨(註),並且不停地祈禱,接踵而來的便會是無限的歡愉和欣慰!  

 天主知道我內心曾發生過什麼,我自己卻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很快樂,並且我也終於明白使徒所說的:「不停的祈禱」的真正意涵了。  

※ ※ ※ ※

 註:這並不意味著:他在旅途中和人斷絕往來。雖然「孤獨」是他個性中的傾向,但是當他遇到其他人時,仍然很樂意和人分享他的喜悅和這份獨特的體驗。所以,凡是與他交往的人,都深受他的吸引,而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本文為《尋求永恆》(In search of the Beyond)書中的一章。原文為義大利文:《Al di la delle Cose》。此文譯自一九七五年的英譯本,曾刊載於本刊一九八七年一月號第74期。)

【本文摘自見證月刊2003年2月號】

 

 

 

 

回目錄


Best View: 1024x768 (800x600 suitable). 2004© by B.P.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